我的高中,我的青春

一個人的遠方

一個人的遠方

Maintainer of blog

我的高中,我的青春

也许从一开始我就选错了路。初中时,我不该选择去网吧,它使我错过了一中。因为班主任曾说过“踏进一中就等于踏进了大学半只脚”,于是我从一开始就比别人慢半拍。也许我也不应该选择上高中,应该去上个职高或技校什么来着,这样我就不会面对火红的叉号感慨万千: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犹使我耳不忍闻。可是糟糕的成绩我还是以不可想象的耐力忍视了两年多(接下的一年也许我该麻痹了!),家长、班主任的教诲我还是默默地听着。后来文理分科的时候,我再一次选错了。我选了被公认为“走遍天下都不怕”的理科,再后来我发现“公理”错了,我彻底的上当了……之所以说我选错了,是因为在一次地理课上,我习惯性地接了一个话巴,也许是太经典的缘故吧,地理老师以毋庸置疑的语气感慨道:“你更应该去学文!”课后我越想越觉得老师说的太对了,我发现原来我是个爱走错路的天生的文才。于是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油然而生!当我把这个天大的发现告诉朋友时,他反问:“那如果你是在美国呢?”接着,我费解了,我可能是个全才吧!

进入高中以后能被老师提问是很难得的事,我这个不起眼的就更难得了。当我第一次被语文老师提问时感动地把回答问题的事给忘了;而我与数学老师的第一次对话是因为我在数学试卷上把名字写成丘比特;班主任第一次体罚我是让我绕楼层跑二十圈,我现在也忘了当时是否很冷,但我知道我当时是大汗淋漓。还有一次,我们正在上晨读,班主任走进班,把我和冯有为还有一位男同胞,请进了由他监管的化学实验室。在去化学实验室的路上我们还纳闷:进化学实验室干嘛还要带英语书?进去之后班主任绷着脸对我们说:“今天上午把前两单元的英语单词背会!放学之后我来检查!”当时我们朦了:这事教化学的班主任也管?说完之后,班主任就出去了,然后“咔嚓”一声--很帅气地把门给锁了!我仿佛又回到了童年,因为只有在童年的时候才有这样“难得的”经历,我上辈子修来的福让我有幸在高中又能体验一次!我们就这样在实验室里熬了整整一上午。果然不负所望——我们没会背!于是第二天上午又进去了。也许是我的潜能被激发出来了吧,我第一个去找班主任听写,居然通过了,还被夸了两句,把我高兴的屁颠屁颠的,然后我就第一个出“狱”了!我第一次明白原来我也可以被老师夸。现在回想那些第一次,感到很可笑,那时多么的无知、纯真!后来在高二,冯和那位同胞陆续辍学了。

还记得军训的时候,我傻傻地站着,头上顶着红红的太阳,多么渴望太阳公公能躲进云层小憩一会儿。到了晚上,会数数天上的星星是不是少了,明天会不会下雨。

高中的时候,我们那一组陆续肢解了,先是冯有为不上了,后来李友军、赵一舟不上了,其他的也换位了。后来在高二下学期数学老师无意中提起冯,说他已经结婚了,真的好快呀,而这次他给我撇了整整一拍半。

很快就要步入高三了,校园里的图书馆快要建成了,操场也翻修的差不多了;西边的路摊正在被整治,北边护城河的水变得更污浊了,而县城也在积极地想南扩张着!汽车过后依然尘土飞扬,我的高中也会在眨眼间逝去。

路灯仍然每晚都会亮着,可随四季的更替有所不同;报亭每周都会有人前来取信,可取信人每次都有新面孔;天上的星星依旧不停地眨着眼睛,可越来越少、越来越暗了。我们身边的一切都在不经意间改变,终究物是人非。辍学的同学正在努力打拼他们的未来,我也正在教室里汲取着知识。也许在多年以后,我们会在某个喧嚷的叉路口擦肩而过。

错过的就让它错过吧,我再也没机会更改选项了!伤心的、快乐的、美丽的,终将逝去,而有些东西终将上演,比如:高考、爱情、就业……我会好好把握它们,让他们华美的谢幕;幸福充实地过着每一天,去珍惜身边的每个人!

原文于 2009-10-30 发表在《疯狂阅读》